欢乐英雄

这是我们眼中的江湖童话,属于一群欢乐的英雄欢乐的日常。纵使世事无常,江湖险恶,然凡心所向,素履所往。

主角们殊行绝才,正当年少。然而他们的脚步在出场的那一刻起,仿佛就从未踏出过富贵山庄,因为属于他们的江湖早已结束。留给我们的是演得正酣的情景喜剧,插科打诨,打情骂俏,好不欢乐!主角们的乐观豁达也深深影响着读者,无论面对一触即发的炮口,九死一生的鸿门宴,我们都能微笑以面对,信任着他们,信任着他们对彼此的信任,相信正义终将战胜邪恶。直到合上书本的那一刻,脸上都挂着满足的微笑,有点意犹未尽,但体验很好。也许主题不够深刻,情节不够跌宕,但是谁让他们都是一群简单的人,这诺大的江湖,只求彼此。因此,我们仿佛看不到他们的身不由己,毕竟他们的不简单都留在了过去。

小说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地方还有燕七和郭大路的感情。男扮女装点破后难落俗套,然而一路从兄弟走来,看着郭大路最后对燕七心有芥蒂,怀疑自身性取向的时候,这狗粮品味起来也是别有滋味。

雪开始融化,积雪的山路上满是泥泞。  

但燕七一点也不在乎,他的脚踩在泥泞中,就好像踩在云端上。   

因为郭大路就走在他身旁,他甚至可以感觉到郭大路的呼吸。   

郭大路忽然笑了笑,道:“今天,我又发现了一件事。”   

燕七道:“哦?”   

郭大路道:“我发现王老大实在了解我,天下只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这么了解我的。”   

燕七点点头,幽幽道:“他的确最能了解别人,不但是你,所有的人他都了解。”   

郭大路道:“但最同情我的人却是林太平,我看得出来。”   

燕七迟疑着,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我呢?”   

郭大路道:“你既不了解我,也不同情我;你不但对我最凶,而且好像随时随地都在跟我斗嘴,呕气……”   

燕七垂下了头。   郭大路忽又笑了笑,接着道:“但也不知为了什么,我还是觉得对我最好的也是你。”   

燕七嫣然一笑,脸已仿佛有点发红,又过了很久,才轻轻道:“你呢?”   

郭大路道:“有时我对你简直气得要命,譬如说今天,王老大若那样对我,我也许反而不会那么样生气,也许立刻就会对他解释,可是你……”   

燕七道:“你只对我生气?”   

郭大路叹道:“那也只因为我对你特别好。”   

郭大路沉吟着,道:“究竟有多好,连我也说不出来。”   

燕七道:“说不出来就是假的。”   

郭大路道:“但我却可以打个比喻。”   

郭大路道:“为了王老大,我会将所有的衣服都当光,只穿着条底裤回来。”   

他笑笑,接着道:“但为了你,我可以将这条底裤都拿去当了。”   

燕七嫣然笑道:“谁要你那条破底裤。”   

说完了这句话,他的脸又红了,郭大路的底裤破不破,他怎么知道?幸好他的脸又脏又黑,就算脸红时也看不出。可是他那种表情,那种温柔甜美的笑意,带着些羞涩发娇的笑意,若有人还看不出,那人不但是呆子,简直就是个瞎了眼的呆子。

这段关于底裤的情话,也是写得清新脱俗,入木三分。

不知是不是年纪大了,全书下来,对主角难以抱有年少时的代入感,还是更偏爱王老大。